炎帝訣 第一百二十六章 雷丸

小說:炎帝訣 作者:踏星追月 更新時間:2018-12-17 23:50:55 源網站:快眼看書
    所謂因果,正如字面之意,有因便有果,即常言所道:種瓜得瓜,重豆得豆,便是因果最俗的解釋。

    萬物生靈,一經降生于世便有困果,從最開始欠了父母的撫養因果,到后來無數玩伴的因果,再到日后重重都是困果,甚至你每日用餐,也同樣會結下困果。

    所以困果這東西并不會有善惡之分,而天地間記錄這份因果的,便是這九幽境的秘寶《地書》,又名《生死薄》!

    衛子夜看著眼前加入因果之力的天劫不禁后怕不已,雖然他也知道若是他的話,可能達不到這樣的程度,畢竟陳公傅一生做惡多端,平白殺人性命,無端鎮殺生魂,最可憎的便是在千余年前借爐鼎之術煉齊九煞之后,其手上爐鼎至少有千余之眾!

    僅這千余爐鼎,便是一份龐大無比的因果,因為這份因果不單單是那千余受害者,還有受害者的父母、愛人、子女,甚至是志同道合的閨蜜,都會欠下因果。

    故而在如此龐大的因果之下,才會匯聚出如此可怕的因果之力,更是召喚數以萬計的陰魂,當然,這萬千陰魂并非是被欠因果的那些人,只不過是因果之力顯化罷了。

    一時間,陰風瑟瑟;天地間,鬼哭狼嚎!

    此等聲威,這等異象,與夫易等人渡劫之時有過之而無不及。

    此時陳公傅披頭散發,如魔神一般渾身上下皆被有如實質的煞氣包裹,手中一口陰牝煞劍更是如一黑色鐵球一般舞的密不透風,無數陰魂直沖而上,卻是在轉瞬間化成劍下亡魂,居然不能傷其分毫。

    另一廂,黑色巨龍與其玄炁大手戰成一團,只聞陣陣怒聲咆哮,雙方卻也是不相伯仲,時而怒龍斷其一指,而那一指斷后立生,時而黑手擒龍,卻又被黑龍吐出黑色球色閃電炸開。

    夫易看到陳公傅如此威猛,不由心生寒意,隨即向衛子夜道:“前輩,還不動手嗎?”

    卻發現未子夜此時早已在施法,只是遲遲未發動攻擊而已,夫易不覺有些好奇衛子夜所施究竟是何仙門法訣,仔細端詳之下卻是依然不識其門路。

    只見衛子夜此時緊閉雙目,雙手纏繞著絲絲電光,如在打太極拳一般,懷抱一顆磨盤大小的紫色雷球,其動作虛無飄渺,玄之又玄,妙不可言的。

    磨盤大小的雷球隨著衛子夜的雙手不斷縮小……

    車*……

    栲栳大……

    斗大……

    直到衛子夜將其揉成桃仁那么大時,雙眼猛的睜開,只見其雙眼之中,同樣是紫電閃爍,乍一去看,竟與那九天之上的九雷之眼極為相似。

    “陳公傅!可敢接本尊一招!”衛子夜隨即大喝一聲,其聲如洪鐘,整個天地間都不斷回響。

    陳公傅此時熱血沸騰,正殺得起勁,乍一聽衛子夜一聲大喝,隨即不甘勢弱道:“不何不敢!”

    說著居然邪劍亂舞,生生將面向衛子夜方向的陰魂斬殺成一片巨大的真空地帶!

    只見陳公傅不知何時變了一副模樣,只見其頭生雙角,身若蠻牛,身披血色戰甲,一雙銅鈴大的眼睛閃爍著碧幽幽的綠光,哪里還有先前人族的模樣。

    “血修羅……”衛子夜冷笑一聲道:“原來這才是你的本體!”

    陳公傅冷笑一聲道:“見過本座本體的人,都得死!”

    衛子夜狂笑一聲道:“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

    說罷,身影一閃,化成一道紫光,攜無數電弧雷光向陳公傅遁去,陳公傅同樣不甘勢弱,身化血光,以勢不可擋的氣勢往衛子夜迎來。

    “去死吧!”

    就在二人即將碰將之時,衛子夜突然大喝一聲,一道細若麻繩的紫光瞬間從身形所化的紫光中脫穎而出,隨后衛子夜的身影猛得一頓,隨后以更快的速度往后退。

    可惜陳公傅先前受盡辱罵已完全喪失理智,對于衛子夜的恨已經突破了臨界點,此時他眼中除了衛子夜再無其他!

    眼看紫光迎面門而來,卻是不閃不避,只將邪劍擋在面部,想要繼續追殺衛子夜,畢竟現在帝江之氣還遠在四十丈外,陳公傅絕對有自信在他趕回帝江之氣時將他趕上并將之誅殺。

    “轟!”

    隨著這一聲驚天動地的爆炸聲,一股前無未有的氣浪將衛子夜向后一卷,衛子夜似乎早有預料,身形以轉以背對陳公傅,被這氣浪一推便如離弦之箭一般更加快速。

    僅是一瞬間便飛臨帝江之氣,隨后一掌拍出,帝江之氣瞬間便如打了雞血一般,四翅一扇,帶著衛子夜三人便已逃竄于百丈之外,隨后又是一扇,便又是百丈。

    如此連忙飛十里之外,衛子夜這才將其止住身影,回身向陳公傅看去。

    可惜,衛子夜還是小瞧了那股被壓縮了無數倍后的雷丸,就在其止住身形之時,一股強大無比的颶風隨之撲面而來,縱是帝江能阻九天罡風,依然被這股颶風吹出三百余丈,這才穩住聲形。

    再向陳公傅方向望去,只見九天之上似乎升騰起一朵巨大的蘑菇云,其勢頭直沖天劫之眼而去。

    長不見尾的黑龍此時亦被炸成七八段,好在其只是能量并非實體,三息之后,便再次化成雷龍張牙舞爪往,不斷于天空翻騰,仿佛尋不到目標一般。

    至于那數以萬計的陰靈,卻是被這一記“雷丸”咋死十之八九,僅剩十之一二也盡是剛從云層中鉆出來的新魂。

    “這……是什么……”夫易看得目瞪口呆,結結巴巴問道。

    衛子夜也未料到這效仿人族那種發明之后,居然有如此神效,隨即微微一笑道:“此乃‘炮仗’。”

    “炮仗?”

    衛子夜點點頭道:“或者叫雷丸也可以。”

    “陳公傅死了嗎?”夫易連忙頭問道。

    卻見衛子夜搖搖頭道:“天劫還在繼續。”

    夫易聽后不由倒吸一口涼氣,如此可怕的“炮仗”直接在他身上爆炸,居然未能將他炸死。

    “不過不死也只剩半條命了,先讓黑龍再耗耗他,待會我們就可以一舉將他鎮殺。”衛子夜極具自信的笑道。

    “哦……”

    僅此一記“雷丸”,便耗去了衛子夜九成靈氣,所余一成并非他不想一并加入“雷丸”之中,只是因為他若再把這一分靈氣也用盡的話,這招便成了同歸于盡的招式,卻也不是他想要的結果。

    只可惜馓是如此可怕的招式,依然還是沒有將陳公傅斬殺,衛子夜連忙捏太極印,繼續恢復靈氣,此招與吐出內丹相比雖然慢一些,但是卻安全了許多,此時畢竟不比當日渡劫之時,彩羽金鳳畢竟沒有靈智,有天仙境后期的渡厄真人抵擋,他自然無比放心。

    夫易視力極佳,往遠處眺望,只見爆炸所形成的霧氣漸漸散去,現出陳公傅的身軀,只見其此時手中已無長物,想是陰牝煞劍已被炸碎,玄炁大手更是又變回了先前黑氣的模樣,定然是在關鍵時刻,以此手擋住了衛子夜的“雷丸”,兩者同歸于盡,此時之手定然是剛剛凝聚而成。

    不過眼前這玄炁大手卻是弱了幾分,只見黑龍咆哮而至,大手雖也可以糾纏一二,卻是節節敗退,僅片刻功夫卻縮小了三分之一。

    無數陰魂飛撲而撲,陳公傅手無長物僅以一雙肉拳相搏,同樣被這無數陰魂連啃帶咬,撕下一片片血肉。

    一時間黑血揮酒,肉片橫飛。

    夫易見此情景當即大喜,回頭看到衛子夜依然在恢復靈氣,隨即招呼朱雀一同向陳公傅驅云遁去。

    當夫易離陳公傅還有三十余丈之時,陳公傅已是強弩之末,一只玄炁大手張開最多不過十余丈,而身體而是血肉模糊,不堪入目。

    夫易恐火之力傷及因果之力,隨即放出地水火風中毀滅性最差的水之力,只見一道藍光如虹,僅將陳公傅罩定,方才還勇猛無雙的陳公傅,隨著這片藍光動作立時慢了一拍,無數陰魂咆哮,僅一霎那間的功夫,便又啃掉了他半個身子。

    如此之下,陳公傅之身哪里還有一絲活人的模樣,只見其一邊血肉倒翻,另一邊卻是直接就是一副骨架,就連五臟六腑都露于身外,尤其是那一顆漆黑如墨的心臟,藏于骨架中一跳一跳,看上去極是瘆人。

    朱雀同樣不甘示勢,隨即捏一御劍訣,梧桐木劍瞬間赤焰大漲,隨后如長虹般卷向陳公傅頭頂的玄炁大手手臂。

    赤光瞬去及回,僅是這般一絞,玄炁大手當即被斬斷,不過它是陰牝煞氣所化,并非實體,上方的大手只是向下一縮,便又完好如初,只是整體卻又是小了一些。

    朱雀見此招有效,隨即施展梧桐木劍繼續來回飛絞,玄炁大手在這赤光黑龍的圍攻之下,終于在三分鐘后再也堅持不住,化成一片黑霧之后便崩潰了。

    沒有玄炁大手的阻擋,黑龍狂嘯一聲,隨后拖著千余丈的身軀張牙舞爪向陳公傅當頭抓來。

    執此四面楚歌之際,陳公傅終于再也忍不住了,大吼一聲道:“黃毛小兒,無端趁本座應劫之時施以黑手,今日本座便讓你們見識一下什么是真正的玄冥九煞!”

    說罷,陳公傅的身體涌出大片朱紅煞氣,如九天之上那滾滾烏云一般,將其罩得密不透風。

    夫易心中頓時感覺到一股惡寒,隨即一把拉住朱雀之手,隨即施展縱地金光身化一道金光往衛子夜而去。

    此時衛子夜也被陳公傅這一聲驚到,隨即出定,看到眼見這番情景,自然不難明白血修羅這是要使出同歸于盡的招式,隨即駕駛帝江之氣,身化一道紫光向夫易迎來。

    可惜二者距離實在太遠,就在二人還有一里便能會合之時,一只陰森森的朱紅陰煞大手如閃電一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夫易與朱雀抓在手中,隨即往后一扔,二人卻是被扔進了身后那片已看不到邊際的朱紅煞氣之中。

    “!”

    衛子夜當即大駭,就在陰煞大手剛剛觸及二人之時,便飛快彈出三十余道*于那陰煞大手的手臂,可惜還是慢了一步,直到二人被扔入無邊無際的陰煞之氣中身無蹤影之時,陰雷這才趕到,將那陰煞大手的手腕炸成碎片,隨之整只大手為之消散,卻已是無濟于事。

    衛子夜想要再次壓縮“雷丸”,但是先不說他在這無邊無際的陰煞氣海中根本找不到修公傅,就算是找到了,如此近距離之下,夫易和朱雀必定被其所傷,當即如熱鍋上的螞蟻一般,左右亂竄皆始終找不到應對之法。

    “你也來吧!”

    就在這時,陳公傅發出一聲洪亮若鐘,中氣十足的吼聲,只見依然在不斷向外蔓延,已臨衛子夜不余百丈的陰煞之中氣,突然探出三張陰煞大氣,并列向衛子夜探來。

    衛子夜當即大驚失色,連忙駕著帝江之氣往上飛去,并非他不能往后退,只因夫易和朱雀現在被陳公傅擄去,他必須想辦法將二人先救出來再說,此時若是退了,待二人被扯至陳公傅身邊之時,便再也沒有機會了。

    玄煞如血云般將天地從中間一分兩半,上方烏云密怖卻有無數電蛇在烏云中飛竄,倒還有些光亮,而下方被這如血云一般的煞氣遮的漆黑一片。

    令人作嘔的氣息彌漫于整個天地,這股氣味中包含了血月星之氣,腐爛的味道,還有說不清,道不明的各種惡心的氣味,直至此刻,衛子夜也終于明白“血修羅”這個外號的真正含義。

    “這就是屬于修魔者的法則……”

    衛子夜暗思一聲,駕御帝江之氣于不斷于夫易二人被困的方位來回穿梭,身后三只陰煞大手雖然嗚嗚喳喳,可惜速度太慢,根本跟不上帝江之氣的速度,看上去就如虛張聲勢一般,不過卻沒有人認為這三只陰煞大手滑稽,畢竟這東西,當真恐怖。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可惜卻怎么都看不到二人的身影。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炎帝訣,炎帝訣最新章節,炎帝訣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开奖福建22选5 安微11选5最新开奖 跟计划倍投为什么会输 湖北快3专家推荐 陕西11选5规则 任2 真钱秒提现 某股票涨跌幅一栏是绿色 五分彩规则 上海期货配资哪家好 大乐透预测最准一 青海快3今日预测号码 河南481走势图今天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走势 银行理财产品有风险吗 河南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河北福彩快三开奖结果 2007股票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