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帝訣 第一百二十八章 朱雀體內究竟是誰?

小說:炎帝訣 作者:踏星追月 更新時間:2018-12-17 23:50:55 源網站:快眼看書
    陳公傅再次身化殘影向衛子夜追去,衛子夜此時卻是心中有了計較。

    隨即左手一彈,兩道陰雷化成紫光向陳公傅射去,陳公傅不敢大意,再次讓過這兩道陰雷,繼續追趕衛子夜,不過卻是分了一些心神注意那兩道陰雷,待到其落到地面之時,依然只是炸出兩個十丈左右的小坑之時,心中那份肯定又是多了幾分。

    兩人便這般一追一趕持續了兩分鐘,衛子夜從三道陰雷降成兩道,隨后再一道,繼而再隔一段時間來一道,卻是在麻痹陳公傅,行的正是《孫子兵法》中的瞞天過海之計,以陰雷偽裝成雷丸不斷重施,用以麻痹陳公傅的判斷。

    不過眼下陳公傅雖然已經是五道陰雷只躲一道了,衛子夜依然耐著性子不斷逃跑,繼續麻痹陳公傅的判官。

    但就在這時,突生異變!

    只見天空中突然出現一道長虹,以匹練之勢向陳公傅射來。

    正是大道至公,雖然陳公傅罪惡滔天,連天劫之眼都看不下去,但是當雨過天晴之后,還是會降下天地道果。

    這便是天地之道,陰陽之法,亙古不變的法則,不可更改。

    衛子夜當即大驚失色,天地道果玄妙無比,如此長虹若是被陳公傅煉化,非但那殘破之軀可以在一瞬間恢復如初,就連一身修為,除去被修補身體耗去的一些,至少也能恢復個七八成,屆時別說是鎮殺陳公傅,能不能逃命都是一個非常嚴峻的問題。

    衛子夜不敢遲疑,連忙將右掌中藏著的“雷丸”往出一推,瞬間化成一道紫光向陳公傅奔襲而去。

    只見天空中七彩虹光與這道紫光各分左右投入陳公傅,但卻是自施生機與毀滅之力,不可同日而語。

    天地道果與雷丸幾乎同時臨體,肉眼不分先后,衛子夜看到陳公傅居然大意未躲,嘴角終于忍不住露出一絲笑意,隨后全力駕駛帝江之氣往遠處遁去。

    此次“雷丸”凝結了七成靈氣,雖然比不了上次的九成,但是陳公傅的狀態也不及當時十分之一,故而衛子夜有相當大的把握將他一舉炸死。

    一時間,爆炸之聲響徹整個天地,大地為之顫抖,颶風罡烈從那爆炸中心向八方蔓延,一股浩大的蘑菇云隨之升起,又是一陣目不能視的極光閃耀。

    夫易看著眼前的一幕,再次忍不住問道:“這回死了嗎?”

    衛子夜苦笑一聲道:“我不知道,不過這次若殺不了他的話,我們都得死。”

    此時沒有天劫之眼,衛子夜也無比判斷陳公傅究竟是死是生,只能將這一切交托予天意。

    此時衛子夜心中現在卻是在追悔不已,只恨自己未在天地道果降下之前將“雷丸”推出,陳公傅當時已經大意至極,他完全有百分之八十的機率可以鎮殺他,可惜這一切正是因為他的謹小慎微,處處小心的性格,錯過了一次絕佳的機會。

    直等到天地道果降下之時,卻是悔之晚矣……

    當然,這也是他大意使然,完全望了天劫之后會有天地道果降下,助修行之士更上一層樓。

    罡風漸漸平息,揚起的無盡塵埃也漸漸散去,二人目不轉睛的凝視著遠方爆炸的中心點,心中不斷祈求陳公傅死于這次爆炸之中……

    沒有……

    沒有……

    沒有……

    當飛揚的塵土全部消失之時,二人還是沒有看到陳公傅的身影,夫易不由欣喜若狂,隨之大吼一聲道:“那老匹夫死了,哈哈哈哈哈!”

    衛子夜也隨之擦了擦額頭上因緊張而流下的冷汗,長長吁了口氣道:“是啊,萬幸,萬幸……”

    “你們是在說我嗎?”

    就在這時,他們身后突然想起了個陰森森的聲音。

    二人聽到這個聲音后瞬間感覺身入冰獄一般奇寒無比。

    衛子夜不敢回頭,直接駕御帝江之后往遠處猛遁,卻聽到那個聲音依然還在身后三丈之處:“跑?現在本座有的是時間陪你玩!”

    衛子夜與夫易下意識回頭望去,只見身后之人正是陳公傅,而且他的身體居然完好無損,觀其氣色,果然如先前猜測一般,恢復了七成左右。

    衛子夜不敢只盯著一個向方逃走,此處畢竟身處魔族領地,而且離魔宮也不甚遠,若是被魔族高手發現施以援手他們就必死無疑。

    如此,衛子夜只得燒著這方圓五十里的地方忽上忽上,忽左忽右,時而與地面平行畫圈,時而以天地為界轉悠。

    這帝江之氣倒當真是名不虛傳,陳公傅還真的追之不上,不過也沒有甩開太遠。

    “哎……”

    就在這時,二人耳邊突然響起一聲長長的嘆息,此聲猶如九天之籟一般繞梁三日,二人睛前不由一亮,瞬間便明白了,正是朱雀體內那人蘇醒,替代朱雀本尊接掌了身體的主動權。

    “停吧……”朱雀苦笑一聲道。

    衛子夜知道,這個人即然有極大的自信面對血修羅陳公傅,自然有其自信的道理,何況帝江之氣的速度本身就比陳公傅要快許多,就算屆時再跑也不遲,隨即停住身形。

    陳公傅先后兩次被衛子夜陰到,此時他對于衛子夜也卻實是有所顧及,否則已他的手段,任帝江之氣速度再快,也并非沒有辦法將他們抓住,只是恐其再施以暗手,這才不緊不慢的跟在他們后面,反倒是多了一絲戲謔之意。

    陳公傅見衛子夜停止,連忙也在其十丈外止住身形,雙眼死死盯著衛子夜,以防其暗施黑手,不過口中依然是那般輕蔑的口吻說道:“怎么?心灰意冷了?準備獻上你的人頭給我當夜壺么?”

    衛子夜還未回話,卻有朱雀從帝江之氣的身體上跳下,隨后也不見其施展何處遁術,就這樣一步一步虛空跺步,向陳公傅走來。

    陳公傅看著朱雀,心中雖有些疑惑,但是先前朱雀的戰力他已了然于胸,眼前既然對方已放棄掙扎,正好將其煉成一尊上好的爐鼎也是極好,畢竟眼前這面容……

    這面容!

    當陳公傅看清眼前朱雀容顏之時,當即邪火上涌,他從來沒有看到過這么美麗的女子,雖然看上去只是十四五歲的小蘿莉,但是其身披半透紅紗,妙姿若隱若現,讓人忍不住浮想聯翩,尤其是那面容,九天仙女下凡也不過如此。

    此見其眉似朱黛彎如月,目含神光似靈泉,面若桃花吹彈亂,朱唇俏鼻動人心!

    當真是妙不可言!

    “看夠了沒有,看夠了就可以去九幽地府報道了!”朱雀微微一笑,對陳公傅道。

    陳公傅連忙用手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笑道:“九幽地府啊?不用不用,沒機會的,本尊會將你煉成爐鼎,日夜與你相伴,絕對不會讓美人寂寞。”

    朱雀被陳公傅這般調戲,倒也不生氣,直接笑道:“說去九幽地府報道的是你……”

    陳公傅笑道道:“小美人不要亂說大話,小心本座打你屁股,若是剛才黃毛小子的陰雷早一秒的話,我現在已經在地府了,不過現在我已經突破了金仙境的極限,僅差半步之遙便可成就仙帝境,放眼天下,即便是魔尊和玄清老兒都不可能將我斬殺,何況是你這嬌滴滴的小美人。”

    衛子夜與夫易一聽陳公傅居然達到了半步仙帝境的修為,當即心如死灰,只是看到朱雀依然淡定如常,這才微微有了一些自信。

    或許,她真的有不低于陳公傅的修為。

    “哎……”朱雀聽到陳公傅一番廢話之后不由嘆息一聲道:“井底之蛙而已,也敢口出狂言,若是你這《大道混元訣》四篇齊成的話,本宮倒還真拿你沒辦法,不過才修成一篇《玄冥九煞篇》,也敢狂妄至此,當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朱雀此言一出,陳公傅當即如受暗天霹靂一般,要知道這《大道混元訣》乃是修魔者的不傳之秘,非修魔者之外,世間絕無流傳,眼前這十四五歲的絕世少女不敢能說出《大道混元訣》這名字,而且還知道玄冥九煞,當即大驚失色,隨即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朱雀微微一笑道:“《大道混元訣》正是本宮與另外三位道友一同編寫,《無極太虛篇》正是本宮所書,你猜本宮是誰……”

    “是你……”陳公傅當即嚇的渾身顫抖,隨后用力搖搖頭道:“絕無可能,編寫《大道混元訣》的四位太古神人都已坐化,不可能還有人活在世上。”

    朱雀笑了笑道:“既然你知道了本宮的身份,你是自行廢去修為呢,還是要本宮親自動手呢?”

    “你……”陳公傅此時被朱雀嚇的渾身直哆嗦。

    不過夫易和衛子夜卻是不明所以,對于朱雀體內這個靈魂的身份另加好奇,他們怎么也想不到,修魔者修行的功法,居然是有一部分正是出自她之手,而且這《大道混元訣》的名字聽上去也極是高大上,與這些邪魔外道仿若絲毫不沾邊一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炎帝訣,炎帝訣最新章節,炎帝訣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开奖福建22选5 股票停牌是好是坏 江苏快3形态走势图 云南快乐十分遗漏走势真准网 山西11选5任选1 广西快乐十分规律公式 王中王特马资料图 手机五张棋牌游戏下载 中远海洋股票 江苏11选五数据遗漏 真钱捕鱼游戏是骗局吗 股票指数怎么计算的股票指数的计算方法 天津快乐10分基本走势图 今天河南快三预测号码 中国股票配资平台排行榜 重庆时时彩平台 山东十一选五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