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帝訣 第一百三十八章 各顯神通

小說:炎帝訣 作者:踏星追月 更新時間:2018-12-17 23:50:55 源網站:快眼看書
    玄炁大手砸到第四下的時候,煞氣結界已經被砸出一個丈余的小缺口,可惜就在這個時候,玄炁大手也隨之消失,只見那小妖汗如暴瀑,渾身直打哆嗦,看來方才這四拳已經耗盡了他的真元。

    倒不是說“太一玄炁手”有多耗費靈力,主要是這個小妖還不得其要領,強行催動,自然會更快速的消耗靈氣。

    不過這也已經很厲害了,別說夫易他們,就連衛子夜想要施展玄炁大手都是只能憑強大的修為強行施展,故而衛子夜一般情況也不會去使用這種法術,通常這種法術都是劍仙一脈最為常用,比竟以庚金之氣所化的玄炁大手最為堅硬,攻擊力也自然最強。

    那小妖正要再次施展玄炁大手,卻有銀杏子朗聲道:“不語,你先退下恢復真元,讓那兩位師兄先來。”

    如此,不語只能眼睜睜看著那一丈多的缺口慢慢合攏而無能為力,其實他也知道,就算強行施展“太乙玄炁手”也沒有,以他現在的狀態,恐怕能將玄炁凝結成手的形狀就不錯了,別說再次揮拳攻擊了。

    不語退下之后,所剩二人中立即有一人上前,只見其身穿一襲玄黃道袍,手戴五岳冠,背后背著一把碧幽幽的三尺長劍,一經上前,雙手便掐一御劍訣,背后那柄長劍瞬間化成一道碧光,從劍鞘中飛出直接撞向陸吾之口。

    “哦?”衛子夜看到此處不由發出一聲驚疑,隨即對銀杏子道:“這位也是你的門人吧,本尊若是記得不錯,那柄劍名曰‘碧月劍’,乃是你的大弟子幽銘之物吧?”

    銀杏子嘆了口氣道:“陛下居然還記得幽銘。”

    衛子夜嘆息道:“幽銘當年便持此劍征戰殺場,斬魔將五十,魔兵三千,于我族大軍中掛先鋒印,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可惜還是年輕氣盛……”

    “是啊……”銀杏子說著望向那小妖,眼中盡是喜愛之意,隨后笑道:“幽銘壯烈犧牲之后,我發現‘碧月劍’中居然有其一道殘魂,隨即以無上秘術,歷經九百八十一年為其重塑妖身,所以這個孩子便是幽銘。”

    “哦?”妖皇一聽隨即大喜道:“恭喜神王愛徒歸來,日后大戰再啟之時,定能重掌先鋒印,一血前恥。”

    二人對話的同時,碧月劍已經沖入了陸吾口中,只見一片碧霞灑落,煞氣結界瞬間便被幽銘刺穿,不過幽銘似乎對于只劈出一個兩尺有余的缺口并不滿意,隨即右手劍訣一指,碧月劍于空中轉了個圈,再次撞向煞氣結界。

    此次撞擊,終于將那缺口擴大到一丈三左右,這才滿意的笑了笑,一手將不語抓在手中,隨后化成一道遁光穿過結界,進入青丘之穴中。

    于是,眼下校場便只余夫易六人及另外一個小妖。

    這個小妖打扮和不語差不多,同樣為銀杏子的門人,李凌峰在青丘的時間并不多,自然也就不識此人。

    這小妖見兩位同門都已進入,隨即又是一番掐訣念咒,使出的居然是玄門“法相天地”,只見其八尺身軀僅一瞬眼的功夫便漲到了百丈有余,隨著其一步步走向陸吾,整個校楊都在顫抖。

    待其走到陸吾面前時,直接以一雙肉拳轟向煞氣結界。

    只聽“轟!”的一聲巨響,煞氣結界便被其打出無數裂痕,接著又是“轟”的一聲,結界瞬間便被其肉拳崩出一個魔盤大的口子。

    “轟!”

    再一拳下去,終于打出了丈余的口子,這小妖倒也不貪功,巨大身體化成一道清煙,如長鯨吸水一般鉆入結界。

    姹女神王見此手段,不禁對銀杏子由衷贊嘆道:“師叔道學淵博,所教門人本領各不相同,當真是羨煞旁人啊。”

    銀杏子笑了笑道:“老夫早年求道于玄門,后又拜師長平真人,幾經輾轉回歸青丘之時,所拜名師已有七位之多,所學的確是雜了點,不過師侄若是真的羨慕的話,可將一眾門人送往我門下,師叔必定好生教導。”

    姹女一聽隨即搖搖頭道:“算了吧,我怕你那些弟子把持不住,泄了真元,毀了道行的話,您老人家還不得和我拼命啊。”

    銀杏子哈哈大道:“也是,你那些門人生的的確不錯,再加上火媚術,還真怕我那些門人把持不住。”

    姹女笑了笑,轉頭對衛子夜道:“陛下,這幾位會給我們帶來什么精彩的表演呢?”

    衛子夜笑了笑道:“除了于巳還小,不可能沖突煞氣結界,其余五人皆不在話下。”

    “哦?”白衣書生看著剩下這五人,以李凌峰為首的三個少年都是幻化境的修為,或仗著法寶之威,或有仙法妖術,要破開這封印的確是問題不大。

    不過神女公主不過是妖丹境的修為,能化人形也是占著其有一半的人族血脈,他實在不能理解她會以什么樣的方式去破開結界。

    至于另一個年紀更小的女孩,就更離譜了,雖然她渾身上下被一層若有若有的赤霞所籠罩,看不清其面容,但是以他的眼力勁還是可以判斷出來,這層赤霞乃是先天之物,應該是她的本體異象,并非她修為所至,而她本人的修為也最多超不過妖丹境中期,甚至更低。

    就這兩個人,用什么去破開封印?

    其余七王同樣也將目光落在晨露和朱雀身上,他們同樣不相信這兩個妖丹境的小修士,居然能將連幻化境修士能難住的封印破開。

    正猜測間,夫易等人一番商議之下,晨露最先動手了。

    八王瞬間睜大眼睛,想要看看這妖晨境的神女公主,究竟有什么仙法妖術,能讓衛子夜如此自信。

    “敕!”隨著一聲嬌喝,晨露纖手一揮,六名金甲戰神手持長戟,威風凜凜的站在她的身前,聽候差遺。

    八位神王看到這六名金甲戰神之時,不由冷汗直流,他們萬萬沒想到神女公主居然可以在妖丹境中期的時候召喚出六名相當于幻化境巔峰的金甲戰神。

    白衣書生不禁苦笑一聲,隨即贊嘆道:“公主對玄術天賦之高,當真駭人聽聞,佩服,佩服!”

    清音仙子看著眼前的一幕更是眼前一亮,眼下諸多門人中,就數她這邊的最不濟,只因她所擅長的正是玄術,但是想要修行玄術的話,對于天賦有極高的要求,妖族雖有十萬,但是能入其法眼者不過區區十數名而已,而且即便如此,這十幾名弟子就算加起來,也不足晨露十分之一。

    先前衛子夜已經說過要讓晨露投入她的門下,今日一見其天賦更是喜愛不已,看著晨露的眼神中也盡是喜愛之色。

    有六名金甲戰神合力一擊,煞氣封印自然應刃而破,晨露隨即駕云飄然入穴。

    接下來自然是李牧,李牧雖然有幻化境前期的修為,但是他并沒有趁手的法寶和強力的兵器,不過好在有李凌峰和衛冰的悉心教導,對于如何將攻擊最大化也是頗有心得。

    只見其手持三尺鋼劍,身化一道青光攜風雷之勢直接往陸吾口中飛去。

    “轟!”

    第一次的撞擊之下并未破開封印,反而被封印倒彈回十余丈,但是李牧也不氣餒,隨即再次沖向封印,不過這次的位置卻與方才有了些偏差,也不知是有意所為,還是沒有把探好準頭。

    如此連續不斷的撞擊之下,終于在第十六次的時候,撞開一個一尺多的口子,青光一閃,直接鉆了進去。

    “此子腦子甚是靈活,居然先將四周的煞氣削弱,然后一舉沖破,是個好苗子,正合我兵家之道。”戰無極一直沉默無語,卻在此時發出一聲由衷的贊嘆,想是看上了李牧的天資。

    衛子夜看在眼中,隨即笑道:“神王既然有意,不若讓他敗在你門下如何?”

    戰無極隨即大喜道:“多謝陛下成全。”

    衛子夜笑了笑道:“神王愿意悉心教導,乃是他的福分,何謝之有。”

    戰無極道:“此等良才百年難得一見,若不能習我兵家技藝,卻是糟蹋了。”

    此時朱雀已經出手,她將以什么樣的方式破開封印,正是眼下諸人最好奇的,隨即不再說話,雙神貫注看往臺下的朱雀。

    姹女見朱雀相貌身材皆是一流,其他人都得到了繼承衣缽的最佳人選,隨即便生了收下朱雀的心思。

    可惜,當朱雀俏嘴一張,吐出朱雀神焰之時,收其入門下的心思瞬間便消失一空,她所修行的火媚術雖然帶個火字,不過這個火卻并非烈火,而是谷欠火。

    而為這個火字并不是自身的屬性,而是要撩起男人的邪火,而天下間最能激起男人谷欠望的,莫過于柔情似水的女子,所以她這一道,修的卻是陰水之氣,與朱雀的火屬性剛好相克。

    “轟!”

    隨著一聲巨響,煞氣封印居然被那拳頭大小的火焰,生生砸出一個五丈有余的大洞,更可怕的是,那些散去的煞氣仿佛極是懼怕這股火焰,居然許久沒有恢復的跡象。

    不過夫易他們有意試試自己的道行,所以也沒有隨朱雀一起進入青丘之穴,僅是讓她把于巳帶進去而已。

    幾位神王萬萬沒有想到,她們最不看好的兩個少女,卻是一個比一個生猛,神王公主倒還可以理解,而這一位小蘿莉的方法,簡直不可理喻。

    自來到校場從沒有說過一句話的哭喪老人終于在這時候開口向衛子夜尋問道:“陛下,此女真身是?”

    衛子夜自然不會把圣靈的身份說出來,隨即編造一個謊言道:“太古六大妖圣朱雀的后代——火鳳凰。”

    “哦……原來如此……”

    一眾神王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衛子夜自信滿滿的樣子,原來這小女孩居然是妖圣朱雀的后代。

    被朱雀燒出的大洞整整用了一刻鐘才恢復到初時的模樣,李凌峰早就等的不耐煩了,隨即手持長槍身化一道銀光,如蛟龍出海一般沖向封印。

    “轟!”

    封印應聲而破,被其手中長槍穿出丈許的大洞,李凌峰去勢不減,直接進入青兵之穴。

    眼下便只剩下夫易了,若是夫易沒有十足的把握,絕對會與李凌峰一起進入,這個道理八位妖王自然也懂,心中頓時對這位從未謀面的少年充滿了好奇。

    但就在這時,銀杏子突然看出了一些端倪,隨即對衛子夜道:“陛下,這少年似乎不是我族之人吧?”

    衛子夜未料到銀杏子居然能看出夫易不是妖族,不由一愣,不過隨即反應過來,卻是打了個太極,將這個問道倒推送還給銀杏子:“神王何出此言?”

    銀杏子道:“此子有三丈紫氣罩頂,體內烈陽之氣充沛,老夫曾于一千多年前在凡間見過一位人族少年,長得與這位頗為相似。”

    “哦?”衛子夜眉毛一挑,隨即反問道:“神王可知那少年名諱?”

    銀杏子沉思片刻后回道:“我這好夫倒是沒有尋問,不過那個少年似乎無門無派,并不屬于任何勢力。”

    “哦……”衛子夜萬萬沒想到,銀杏子居然真的見過夫易的前身,心中不由有些慌亂,不過其依然強作鎮定道:“神王定是認錯人了,天下間相似之人多的是,且以人族的壽元來記得話,以其地仙境的修士也不過八百年壽命,故而神王所見之人與夫易并非同一人。”

    銀杏子沒有再說話,但是其看向夫易的目光,卻是多了幾分狐疑之色。

    此時,李凌峰擊穿的大洞已然恢復,夫易并未祭出封天鏡,“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個道理他還是懂的。

    只見夫易直接甩出三名金甲戰神,只一瞬間,便破開煞氣封印,進入青丘之穴。

    就在這時,就連哭喪老人也有些疑惑道:“陛下,老夫觀此子確是人族無疑,不知陛下有何用意,可否示下?”

    衛子夜眼見瞞之不過,隨即嘆了口氣道:“此事便說來話長,諸位神王且聽我慢慢道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炎帝訣,炎帝訣最新章節,炎帝訣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开奖福建22选5 深圳风采十期开奖号 排列3综合走势图 平特连肖计算方法 山东十一运夺金一定牛 贵州十一选五走式图 贵州11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江西快三软件 宁夏彩票11选5 秒速赛车计划网址 601268股票行情中心 天津时时彩历史开奖查询 云南的十一选五开奖公告 福建11选5综合走势 天津彩悦城儿童娱乐 2009年上证指数记录 12097排列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