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帝訣 第一百六十八章 有時候真的需要謊言

小說:炎帝訣 作者:踏星追月 更新時間:2018-12-23 23:02:29 源網站:快眼看書
?    一時間,夫易心中煩燥無比,留在這里,絕非他的本意,但是出去的話,朱雀又是抱又是親的,實在是不知道該怎么和晨露解釋。

    她還是個小孩子,不要和她計較?

    如果朱雀真的是長著一副小孩子的樣子倒也算了,可是她偏偏長著一副青春少女的身體,看上去年齡和晨露也差不了多少,而且無論是身材還是相貌,朱雀皆在晨露之上。

    如此完美無暇的女子與自己心愛的男人做出一些卿卿我我的舉指,晨露怎么可能接受?

    要知道先前只是多看了小狐女靈蕓幾眼,便惹得她嬌怒不已,而且,那真的只是多看了幾眼而已,根本沒有任何接觸。

    “到底怎么了嘛……”看到夫易這個樣子,朱雀頓時感覺心臟仿佛什么東西揪了一下,難受至極。

    “我……”夫易知道,有些東西,總是要面對的,長長嘆了口氣,鼓足勇氣想要說些什么,但是話到了嘴邊,還是說不出來。

    不管怎么說,他還是非常痛愛朱雀的,而且他也清清楚楚的知道,這種愛,絕對不是男歡女愛的那種愛。

    這種愛,更像是父親的溺愛,或是兄長的寵愛,就是一種非常單純的愛。

    因為在他心里,朱雀還是那個喜歡站在他的頭上或者站在他肩膀上,總喜歡把頭仰得高高的赤色小鳥,雖然她現在已經化形,長得如九天仙女下凡一般,而且每次她抱著他撒嬌和柔言輕語之時,都會勾起他心中的邪火。

    但是那些都不重要,這個東西并不是他所不能控制的,所以在他眼中,朱雀和晨露不一樣,晨露可以成為她的女人,但是朱雀絕對不行。

    可是朱雀這小丫頭,根本不懂什么是愛,他知道她喜歡他,否則也不會從一出生,便喜歡粘著他,不管他怎么生氣,怎么憤怒,都要蹲在他的頭頂。

    可是她還分不清什么是喜歡,什么是愛,如果他現在告訴她,以后不能和他做出今天這種行為的時候,她一定會誤會,而且一定會傷心。

    正因為如此,夫易才難以啟齒,他不知道自己該如何解釋,才能讓朱雀不產生誤會的情況下接受這個現實。

    只是朱雀卻是在一旁一直催促,他根本靜不下心考慮這種先前根本沒有遇到過的問題。

    終于,夫易鼓氣勇氣道:“鳳瑤,你已經長大了……”

    “……”朱雀看著夫易滿臉迷茫之色,不明白夫易想說什么。

    “男女授受不親,有……外人的時候你絕對不能抱我,知道了嗎?”夫易本來想說不能對著晨露做這樣的事,但是話到嘴邊,卻又改成了外人,他還是怕傷朱雀的心。

    朱雀不由一愣,眼中淚水不住打轉,嚶嚶道:“夫易哥哥,你是不是不喜歡我……”

    夫易看著朱雀的樣子,心中不由一痛,只是如果真的一直這樣下去的話,傷心的就不至是朱雀一人,而且,他堅信,朱雀只是分不清什么是喜歡,什么是愛,等她真正長大的時候,自然就會明白了。

    但是讓他直接拒絕她,他卻也做不到,畢竟,他是看著她長大的,在他心中,朱雀的地位絲毫不弱于晨露,只是二人的位置不同罷了。

    夫易搖搖頭,長嘆一聲道:“鳳瑤,我先前就和你說過,我很喜歡你,而且我也會永遠保護你,不會讓你受到一絲傷害……”

    “你騙人!那為什么我不能抱你?為什么不可以,晨露姐姐可以,我為什么不可以?”朱雀淚流滿面,大聲哭嚎道。

    夫易長長嘆了口氣,將朱雀攬入懷中,輕聲道:“鳳瑤,你喜歡你晨露姐姐嗎?”

    朱雀被夫易攬入懷中,一時間心情舒暢了許多,隨即點點頭,嚶嚶道:“喜歡……”

    夫易聽后不由微微一笑道:“那就是了,可是如果你抱我的話,晨露姐姐就會生氣,你既然喜歡她,就不能讓她生氣對不對?”

    朱雀聽后沉思片刻后,點點頭道:“哦……我明白了,不是夫易哥哥不喜歡我,是晨露姐姐不喜歡我抱你,那樣的話,晨露姐姐就會生氣,就不喜歡我了……”

    夫易一聽頓時大喜,沒想到陰差陽錯之陽,朱雀居然真的領悟到了,雖然與事實有些偏差,不過這個結局還是好的,隨即點點頭道:“是啊,你既然喜歡晨露姐姐,就不能惹她生氣。”

    “我明白了,晨露姐姐不在的時候,我就可以抱你了,就像現在這樣,是嗎?”朱雀抬起頭,眨著一雙還蒙著水霧的大眼睛,一本正經的問道。

    夫易頓時暴汗,雖然這樣的結果同樣不是他想要的,至少也算是兩全齊美,雖然心中有些不甘心,但是為了不讓朱雀傷心,只得裝出一副笑臉,點點頭道:“對,就是這樣。”

    “嘿嘿……”小孩子的臉,就如七月的天,說變就變,朱雀聽后心中霧霾隨之消散,臉上的淚水都還沒干,又現出了一對小酒窩。

    雖然是善意的謊言,但是終究還是謊言,剛剛才起誓不再說謊話的他卻是被現實生生打臉,此時他也算是明白了,謊言這種東西雖然不好,但是有時候卻還是需要的,隨即暗自將先前發誓不再說謊的誓言又收了回來。

    好在事情這回大概是真的處理了,夫易這才暗自長吁了一口氣,隨即笑道:“我們走吧。”

    “恩!”

    東極青華帝令在手,果然暢通無阻,二人行至“九天罡風陣”之時,夫易正待祭起封天鏡,卻見帝令中射出一道碧光,如長虹一般一端于二人身上,另一端跨過殺陣直通彼岸。

    二人隨之大喜,連忙跨上虹橋。

    這虹橋當真是神奇無比,二人每往前走一步,身后的虹橋便隨之消失,起先二人還以為有時間限制,慌忙趕走幾步,卻發現虹橋消失的速度也在加速,二人不由心生疑惑,抱著玩耍的心態停了一下。

    當然,為了保除起見,夫易已將封天鏡祭于頭頂,不過的確是多此一舉,就在二人停步之時,那虹橋也隨之停止。

    “咦?”朱雀玩心頓起,雙手挽住夫易臂膀,隨即左腳往虛空一探,只見虹橋居然憑空往后延伸了一尺,不多不少,正好能將朱雀纖足托住。

    “真好玩!”朱雀不由大喜,隨即左腳落下,右腳使勁往前一探,那虹橋當真又延出了兩足有余,還是將朱雀的腳托住了。

    “夫易哥哥,太好玩了!”說著,朱雀雙腿同時向前一跳,足足跳出五尺有余,夫易頓時嚇得面無血色,連忙放展縱地金光向朱雀沖去。

    只是這般行為,卻又是多此一舉了,只見虹橋突然毫光大放,僅一瞬間,便又往前探了五尺有余,還是像先前一般,不多不少,正好將朱雀托住。

    “不要玩了,我們該走了,我們已經在這里耽擱了很久了,你晨露姐姐一定會著急的。”夫易連忙把晨露搬出來,果然有效,朱雀連忙止住往前跳的身形,轉身拉著夫易便往虹橋另一端跑去。

    過了“九天罡風陣”,便是“幻滅生殺陣”,至此陣之時,帝令中突然傳來淡淡的竹弦之聲,聲音清靈悠揚,夫易二人頓時感覺心如止水般寧靜,便知道此陣也被帝令壓制,隨即往東天門而去。

    出了東天門,原本以為還要過“咫尺天涯陣”,誰曾想二人一步跨出,便覺眼前一花,定睛一看,卻已回到了青丘之穴中。

    夫易心中不由驚嘆一聲:好一個咫尺天涯,若得其道,只有咫尺,不聞其道,便如天涯!

    二人方才現身,便已驚動陣外等候的一眾人,幾人頓時大喜,連忙圍了上來。

    “晨露姐姐……”朱雀看到晨露瞬間大喜,驚呼一聲后便撲到晨露懷里,夫易看到之后不由苦笑一聲,也更確定了,這家伙就是小孩子習性,而且這個習性,絕對是因為先前為鳥之時,就喜歡讓他們兩個抱著撫摸她,現在雖然化形了,這個習性也就延續了下來。

    當夫易往幾人身上一掃之后,先是一頓,隨即眉頭緊皺,對李凌峰道:“她怎么來了?”

    李凌峰自然知道夫易指的是誰,隨即笑道:“她現在已經不是外人了。”

    “哦?”夫易不由一愣,隨即問道:“怎么回事?”

    李凌峰笑了笑道:“我已在她泥丸宮中種下毒咒,如果她背棄了先前的誓言,便會被毒咒誅殺,七竅流血而死,就算是神農大帝再世,也救不了她。”

    夫易聽到李凌峰之言,不由一愣,心情瞬間便得復雜起來,看著眼前熟悉的兄弟,隱隱間似乎有些陌生之感。

    “怎么了夫易,你在想什么?”李凌峰看到夫易神色不太自然,隨即問道。

    夫易這才緩過神來,再次看了一眼低著頭,躲在李牧身后的靈蕓,下意識問道:“那個毒咒不會對她造成什么影響吧?”

    夫易這一句,不但是李凌峰,就連靈蕓本人都驚駭不已,她萬萬沒想到,眼前這個因為先前不愿意庇護她進入青丘之穴還在耿耿于懷的冷血男人,在聽到少主在她泥刃宮種下毒咒之后,居然第一時間問出這樣的問題,一時間百感交集。

    李凌峰還未說話,卻有晨露嬌怒道:“你是在關心她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炎帝訣,炎帝訣最新章節,炎帝訣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开奖福建22选5 时时彩彩票软件下载 喜乐彩开奖号码 保本理财投资安全么 为何有这么多股票推荐群 吉林11选5任2一定牛 江苏快3直播 期期精准公开平特一肖 网赌把自己赌废了2018 吉林11选5助手 11旺娱乐城玩百家乐 沪深300股票指数期货投资分析 北京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彩票吧百度贴吧 河南11选5分布走势图 体彩环岛赛开奖官网 基金配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