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帝訣 第二百二十一章 神農鼎

小說:炎帝訣 作者:踏星追月 更新時間:2019-01-20 00:26:04 源網站:快眼看書
?    夫易看著跪下身前的火麒麟,心中依然躊躇不定,不過當他思慮再三之后,還是決定相信它。

    畢竟火麒麟的戰斗力是有目共睹的,以他們現在的能力想要真正降服這只火麒麟,簡直就是癡人說夢,根本不可能。

    而再看火麒麟,雖然靈智已開,能聽懂人言,但是其智商很明顯僅是人族三四歲的樣子,所以根本不可能懂得三十六計,故而也就不可能使出這種以退為進,兵不厭詐的計謀。

    想到此處,夫易緩緩走到火麒麟身旁,右手輕輕撫在火麒麟頭頂上,一邊提防它暗箭傷人,另一邊用心去感受它的心境。

    “平和、溫順……沒有一絲暴虐之氣……”

    夫易暗思一聲,這才將心中的戒備全數放下,隨后繞著火麒麟轉了一圈之后直接抬腿跨上其被,雙手抓在麒麟角上。

    火麒麟感覺到夫易坐在背后,隨后緩緩站了起來,一步一步往火池岸邊走去。

    而這其間,夫易依然可以感受得到,火麒麟全身上面平和溫順,全然沒有先前霸道的氣勢,眼前的它就如瑞獸當康一般,只會給人帶來祥和瑞氣。

    火麒麟平緩起跳落上岸上,當康隨即后退兩步讓開,兩只黑溜溜的眼珠子怒視著火麒麟,但火麒麟卻只是以極為高傲地眼神瞥了當康一眼之后,便再不理會它,反而是以其為敬畏的眼神,仰視著身前三丈之外的朱雀。

    此時,朱雀已經服用了詩云的靈丹,體內傷勢好了八九分,看到火麒麟溫順的姿態,頑心頓起,隨即走前幾步沖著夫易道:“夫易哥哥,我也想騎大狗!”

    “大狗……”

    朱雀此言一出,非但是在場的五人全部寒顏,就連當康和火麒麟都是神態異常,只不過二獸的神態卻是截然相反,當康此時興奮至極,左右亂跳,而火麒麟卻是惱火之至,不過它似乎對于朱雀極是畏懼,不敢沖著她發火,反而把怒火全都撒在了當康身上,一雙怒目仿佛能噴出烈火一般,狠狠瞪著當康,同時從喉間不斷發出低沉的悶哼。

    不過仔細看去,火麒麟聊了長相霸道之外,其身形出的確像只大狼狗。

    夫易笑了笑,隨即翻身從火麒麟身上跳下,朱雀極是興奮,隨即跳到火麒麟背上。

    火麒麟并未顯露不滿之意,倒是讓眾人心頭一顆大石穩穩落了下去。

    不過看到當康興高采烈,活蹦亂跳的樣子之后,朱雀一時間改了主意,只是坐了十息不到便從火麒麟身上番下來,沖著當康嬌喝一聲道:“過來!讓我騎一騎!”

    話音剛落,這回輪到當康苦悶了,火麒麟反倒是露出一副興災樂禍之容。

    不過當康似乎并不太懼怕朱雀,隨即哼哼一聲,往后面的山洞飛快的逃走。

    “把它抓回來!”朱雀看到當康掉頭就跑,當即氣不打一處來,隨即朝著火麒麟下令道。

    原本只是下意識的命令,卻不想火麒麟居然真的言聽計從,身上當即燃起赤金火焰,再次化成火焰姿態,眾人只覺眼前一花,便看到一道火影從眾人身邊劃過,朝著當康逃去的方向追去。

    眾人不由一陣寒顏,沒想到堂堂火麒麟,神農大帝的座騎,居然當真如一條忠誠的獵犬一般供朱雀呼來喝去。

    夫易不由滿頭黑線,不過此時沒有功夫逗笑,隨即說了一聲:“不要鬧了,取神農鼎要緊!”

    說罷施展縱地金光,直接往火池中央的神農鼎掠去。

    神農鼎,又稱鼎祖,乃是神農大帝開他丹鼎之道的神器,同時也是其悟道法器。

    神農鼎圓與高皆為三尺三分有三,整體呈墨綠色,造型為三足圓鼎,鼎口衍生雙耳,鼎上有一蓋,鼎身刻畫著無數古老而神秘的道紋,道紋縱橫交織,玄之又玄,若是凝神望去,這些道紋似乎隱隱間有包羅萬象,無窮無盡之神妙。

    夫易將其取在手中,卻發現此鼎之重不弱于朱雀神劍,隨即運氣于雙臂提住鼎口雙耳,這才勉強將鼎提起。

    “轟!”

    就在神農鼎離開石臺那一瞬間,整個山洞當即地震山搖,無數落石如暴雨一般從天而降。

    夫易頓時大驚,隨即對著眾人大喝一聲道:“快退出山洞!”

    說罷,自己這邊也不敢遲疑,雙手連忙掐收字訣,欲將神農鼎強行收入乾坤戒中。

    哪知,一連三道神光從手訣中打出,那神農鼎卻如頑石一般毫無反應,夫易不由大急,腦門上斗大的汗水不斷落下,手中法訣更賣力的往神農鼎上打去。

    “吼!”

    就在這時,火麒麟突然折返,隨后駕御火光如匹練似得往夫易所站的石臺而來。

    “它要干什么!”

    夫易看在眼中不由一愣,看其氣勢洶洶的模樣,完全看不出方才的臣服之意,仿佛剛才不過是逢場作戲罷了。

    夫易頓時大驚,隨即從乾坤戒中取出朱雀神劍持在右手,隨時應對火麒麟。

    但是火麒麟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夫易劍方才持在手中,還未來得及擺了防御姿態,火麒麟便撲到他的身上,張開一張血盆大口便咬在他的左臂,尖銳的牙齒穿過戰神袍直至骨肉,鮮血隨即順著手臂留了下來。

    夫易吃痛,連忙揚起朱雀神劍便要砍火麒麟,但是當長劍提起之時,卻發現哪里還有火麒麟的身影?

    火麒麟呢?

    夫易下意識左右張望,但是火麒麟當真如空氣一般從此處完全消失,根本看不到一絲存在的跡象。

    就在這時,一股灼熱劇痛從左臂傳來,夫易這才想起左臂被火麒麟咬傷,連忙低頭看去,此時戰神袍已經自動恢復如初,什么也看不到。

    夫易當即捋起衣袖,這才發現,不知道什么時候,左臂上居然多了一只栩栩如生的紋身,而紋身本身正是消失不見的火麒麟。

    看到此紋身,夫易雖然還不太明白,不過至少可以肯定,火麒麟的確是認他為主,剛才咬他……

    莫非是傳說中的滴血認主?

    想到此處,夫易猛然想起先前張天宇似乎說過,有些神器想要使用,就必須滴血認主,而且一旦滴血認主后,只要主人神靈不滅,他人就算覬覦此寶將其盜去,也是無法使用,除非將主人誅殺之后,才能將神器中的神識抹殺,才有可能成為神器的下一任主人。

    火麒麟的行為提醒了夫易,雖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抱著試一試的態度,夫易將一只沾滿鮮血的左手放在神農鼎上。

    “嗡……”

    神農鼎突然如活物一般,不斷自鼎中發出微鳴之聲,夫易頓時大喜,想必這一手是使對了。

    “轟!”

    微鳴約摸十數息之后,神農鼎突然發出耀眼的金光,隨后沖天而起,將頂上的石峰直接打穿,現出一線湛藍的天空。

    無數頑石墜落,但是金光所到之處仿若有無開形的氣罩一般,將無數頑石推開,故而夫易雖然身處最危險的地帶,實則比之現在還未退出石峰的眾人還要安全。

    大約一刻鐘左右,石峰完全崩塌,地面無數形態各異的頑石隨處滾落,看上去一片狼藉。

    “夫易哥哥呢?”朱雀左顧右盼,卻是沒有發現夫易,臉色隨之一變。

    這一聲提醒了眾人,不過卻是當康的動作更快一些,只見其拖著看上去笨重實則矯健靈敏的身軀,直接化成一道青光往石峰最高處飛奔而去。

    眾人這才反應過來,隨即各自施展神通緊隨其后。

    “轟!”

    就在他們離石堆中心還有二十余丈之時,石堆突然爆炸,掀起滔天氣浪,無數頑石被這股氣浪激起向四面八發射出,自然有一部分向眾人襲來。

    所幸這一眾五人皆是修士,反應奇快無比,手中各執長兵將這些頑石擊碎挑飛,實在太過微小的石塊干脆以護體罡氣直接迎之,將其震碎。

    故而,石塊雖然數之不盡,卻是未對眾人造成任何實質性的傷害,只是如此一來塵土飛揚,五人瞬間灰頭土臉,看上去有些狼狽。

    飛石過后,眾人瞬間大喜,因為他們看到了站于石峰中央有一身穿藍色長袍,右手持一造型如飛風的赤紅長劍,左手扛著一三足圓鼎舉過頭頂的剛毅男子,不是夫易又是何人?

    如此一來,剛才那爆炸的始作俑者不言而喻。

    “夫易(哥哥)!”晨露和朱雀看到夫易平安無事,心中瞬間激動萬分,也顧不得矜持,直接往夫易狂奔而去。

    還未等夫易反應過來,二女直接撲入其懷中,四只手緊緊接他抱住。

    看著其他三人怪異的眼神,夫易頓時尷尬無比,隨即干咳一聲道:“喘不上氣了……”

    二女這才發現自己失態,隨即各自退后,兩張俏臉皆紅若徘霞,夫易這才長長出了口氣,對李凌峰道:“李大哥可知這神農鼎該如何使之?”

    李凌峰搖搖頭,嘆息一聲道:“此乃太古時代便失傳的神器,并無任何使用方法流傳下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炎帝訣,炎帝訣最新章節,炎帝訣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开奖福建22选5 第十四届海南环岛赛 股票指数是什么能否举个例子 河南快三预测一定牛 双色球计算公式99% 中国期货配资公司 北京快中彩基本走势 股票涨跌是人为控制吗 环岛赛开奖结果 排名靠前的股票配资平台 泳坛夺金河南481开奖视频 广西11选5基本走势图 云南时时彩在线 弘业期货 二分时时彩是官方的吗 福建省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云南十一选五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