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帝訣 第二百三十三章 姜少云的畫像

小說:炎帝訣 作者:踏星追月 更新時間:2019-02-01 00:14:43 源網站:快眼看書
    無法撼動寒冰,并非等階之差,要知道,封天鏡的火之本源與朱雀神焰同源,皆屬太陽真炎一類,乃是世間頂級火焰之一。

    只可惜無論是夫易還是朱雀,他們現在的修為還沒有達到真正駕御此等神焰的程度,故而此二火雖然品階極高,但是威力還達不到真正神焰的十之一二,而他們現在面對的,卻是仙帝境的雪凰以“極冰領域”化成的冰山,自然顯了弱勢。

    約摸半個時辰過去,那個缺口只是擴大了一倍,厚度也僅僅兩寸左右,以這樣的效率想要破開冰山封印,恐怕就算他們耗盡壽元,也不可能做到。

    而且就算如此,也不是可以無限制一直施法,如此高強度的靈氣輸出,夫易和朱雀二人感覺到極是疲憊,晨露連忙勸阻二人,二人倒也沒有矯情,隨即停止施法。

    “難道我們就這樣一輩子被困在這里嗎?”朱雀極是不甘心道。

    夫易長嘆一聲道:“再想想其它辦法吧,這條道很明顯走不通,我先調息恢復,鳳瑤你也休息一下吧。”

    朱雀心有不甘,但是方才接近半個時辰的高強度施法,的確讓她感到身心疲憊,隨即與夫易再次鉆入神農鼎中,靠著調息打坐的夫易酣睡。

    眾人于鼎外也沒有什么意義,反而還需要提防雪凰暗箭傷人,故而也再次鉆回鼎內。

    晨露看到靠在夫易身側酣睡的朱雀,心中不覺有些酸酸的味道,但是畢竟朱雀是個孩子,是她和夫易看著長大的,他們都把她當孩子一般看待,故而雖然心有酸楚,卻也只能無奈的嘆息一聲。

    這一聲嘆息被身側的張天宇和詩云二人聽到,張天宇何等聰明,瞬間便知道了晨露是在吃醋,只是對方是朱雀,故而沒有發作。

    但是詩云卻有些不明白了,經過這些日子的接觸,早就看出夫易和晨露才是真正相愛的道侶,但是如今被朱雀這個小丫頭橫插一杠,做為正主的晨露居然默認了這一現實,一時間無法理解這究竟是怎么回事,一時間,對于夫易三心二意的行為感到非常氣憤。

    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詩云隨即將氣灑在張天宇身上,只是眼下還有旁人,不便發作,隨即故意拉著張天宇和眾人保持一定的距離后,低聲向張天宇質問其緣由。

    張天宇苦笑一聲道:“這件事說來話長,一直半會也說不清楚。”

    “說不清楚也要說嘛……”詩云對于這三人的關系好奇無比,聽到張天宇這么一說,另是吊起了她的胃口,隨即撒嬌道。

    張天宇隨即向另外幾人瞅了瞅,看到李凌峰和李牧不知道在除什么,晨露似乎本著眼不見心不煩的心態,獨自一人入定打坐,并沒有人注意他們兩人。

    看到沒有人注意他們,張天宇暗自施展一個可以隔音的小法術,隨后嘆息一聲,對詩云講起了朱雀的故事,只可惜他們在青丘之穴歷練之時,張天宇還被封印在黃皮葫蘆中,所以這一段三人究竟發生了什么,他也不太清楚,只是知道朱雀體內以前有一個靈魂,封印了血修羅陳公傅之后便再也沒有出現過。

    不過,詩云于昆侖山修道,這是她第一次出山,雖然這個故事在張天宇講來也是七拼八湊,也足以讓她陶醉其中。

    待張天宇講完之后,詩云心頭的陰霾早已消散,對夫易的偏見隨之煙消云散。

    “原來如此,這樣的話,實在是不好說什么,只是我可以感覺得到,鳳瑤也是非常喜歡夫易的,不知道夫易將來該如何取舍。”

    張天宇笑了笑道:“為什么要取舍?”

    詩云聽后不由一愣,當她反應過來后當即嗔怨道:“怪不得師姐常說男人都是花心大蘿卜,你是不是也想有個三妻四妾什么的?”

    張天宇笑了笑道:“三妻四妾我倒是沒想過,不過夫易現在的情況,無論他如何取舍都會傷她們兩個其中一人,不如三人在一起,反倒是皆大歡喜。”

    “哼!”詩云冷哼一聲道:“這就是你們男人花心的借口,說好聽點是博愛,說不好聽點就是自私,我就不信,天底下有哪個男人愿自己的愛人和別的男人共享!你愿意嗎?”

    張天宇被詩云這一句話便懟得啞口無言,雖然不愿意承認,但事實的確如此。

    詩云卻是依然不依不饒道:“你們男人經常說我們女人心眼小,其實我看還是我們女人大度,自古以來都是男人三妻四妾,從來沒有聽說過女子同時有幾個丈夫。”

    “呃……還是有的……”張天宇極是吞吞吐吐道。

    詩云沒想到張天宇會來這么一句,頓時嬌怒道:“那好,既然你這么說,就是接受我再去找一個丈夫的事實咯?”

    張天宇瞬間反應過來口誤,連忙道:“哪有……古人云:一君不待二臣,二女不待二夫……”

    “哼!”詩云嬌哼一聲,一張俏臉氣鼓鼓的,煞是可愛。

    張天宇連忙道:“好了,好了,我的錯,我們不是在說夫易嗎?怎么轉到我身上了。”

    “哼!”詩云再次嬌哼一聲,將頭轉到一旁,不再理會張天宇。

    張天宇雖然不擅長甜言蜜語,但是好話多了總是好的,接下來整整用了一刻鐘,這才把詩云哄開心,不再和他計較。

    看到詩云不再生氣,張天宇心中暗自捏了把汗,突然想到自己面對一個詩云就這么累,也不知道夫易如何讓晨露接受朱雀,不過,雖然沒有見到,可想而知也是吃了不少苦頭,想到此處,張天宇居然笑出聲來。

    詩云看到張天宇這一笑,不由皺眉道:“你笑什么,是不是奸計得逞好不得意?”

    張天宇笑了笑道:“我在想,夫易怎么應付她們兩個,尤其是晨露,你別看她平時一副溫柔賢惠的樣子,其實她內心很要強。”

    “咯咯……”聽到張天宇這么一說,詩云腦中居然不由自主浮現起夫易被晨露追打的模樣,忍不住也笑了起來。

    此時夫易已經調息完畢,朱雀也幾乎同時醒轉過來,看到張天宇和詩云正不懷好意地看著自己哄笑,不覺有些莫名其妙,隨即問道:“你們在笑什么?”

    隔音的小法術雖然還存在,但是這個小法術是單向的,也就是說,里面的聲音傳不出去,但是外面的聲音可以傳進來,聽到夫易這么一問,二人連忙收起笑容,張天宇暗自將法術撤回,笑道:“沒什么,我在給詩云講故事。”

    “真的嗎?”夫易看著張天宇,滿臉狐疑之相,很明顯不相信他的話。

    什么叫夫唱婦隨,詩云隨即印證了這句話的真實性,“是啊,天宇真的在給我講故事。”

    詩云都這么說了,夫易也就沒什么好說的,不過他隱隱還是覺得,張天宇肯定在說他的壞話。

    朱雀同樣有這樣的感覺,不過思想單純如一張白紙的她自然沒有那么多心思,所以她也不可能猜出這兩個人究竟在說什么。

    倒是晨露看著二人的眼神,隱隱間猜出了什么,不過這種事情她也不可能擺在桌面上,所以選擇了沉默。

    張天宇和詩云都不承認,夫易也沒再說什么,微微一笑道:“好了,我們出去再試試,看看有什么辦法能破開這個封印。”

    說罷,夫易率先再次鉆出神農鼎,其他人也緊隨其后,唯有詩云一個人愣在那里一動不動,似乎在思考什么。

    張天宇已飛臨鼎口之時發現身側無人,連忙回頭望去,這才發現站在那里發呆的詩云,連忙又回轉身形,對詩云道:“詩云,你在想什么?”

    詩云被張天宇的聲音驚醒,隨即驚訝無比道:“我想起來了,我師父那里有一張畫像,長得和夫易一模一樣,尤其是剛才那一笑,根本就是一個人,怪不得我先前覺得在哪里見過他!”

    “畫像?夫易的畫像?”張天宇不由一愣,隨即反問道:“你確定?”

    “真的,我記得小時候師父總是盯著那張畫像發呆,不過后來不知道為什么那張畫像不見了,似乎是師父收起來了。”詩云一邊回憶,一邊肯定道。

    “哦……”聽詩云這么一說,張天宇頓時想起先前的風逸寒,風逸寒很明顯是昆侖弟子,而且衛子夜說過,有可能是玄清上人首徒司徒弈。

    不過不管風逸寒是不是司徒弈,以他天仙境的修為在昆侖絕對有著非同一般的地位,他既然認識夫易,由此不難推斷,詩云方才所言應該屬實。

    只是,按夫易那個夢境猜測的話,他應該于千年前魔族入侵前就已經戰死,而且他似乎一直生活在凡人的世界中,與昆侖山并沒有任何交集,只是這昆侖山又為何會夫易,不對,應該是姜少云的畫像呢?

    而且,風逸寒當時的確叫出了姜少云這個名字。

    想到此處,張天宇連忙問道:“你記不記得你師父是否提起畫中人的名字?”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炎帝訣,炎帝訣最新章節,炎帝訣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开奖福建22选5 内蒙11选5前三直选遗漏 广东11选五走势图 陕西十一选五任八遗漏 江西11选五开奖走势图一定 个人理财产品投资期限 十一运夺金手机助手投注 贵州快3最大遗漏 贵州11选5走势图 上海快三计划论坛 内蒙古11选五投注玩法 环岛赛体育彩票规则 300015股票行情 极速赛车计划网页 期货配资公司是否正规 新疆风采喜乐彩开奖号 股票涨跌原理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