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帝訣 第二百三十四章 艱難的決擇

小說:炎帝訣 作者:踏星追月 更新時間:2019-02-01 15:40:47 源網站:快眼看書
    詩云聽到這個問題后,仔細回想一番,點點頭又搖搖頭道:“好像聽師父一個人發呆的時候自言自語提到過,不過時間太久,記不太清楚了,不過他的名字中應該有一個云字,我的道號似乎就是就是思云的諧音,不過這個話題是我們昆侖的禁忌,我也是無意間聽到過兩位長輩說起……”

    張天宇隨即試探道:“姜少云?”

    聽到這姜少云這個名字后,詩云不由眼前一亮,隨即大喜道:“你怎么知道?是叫姜少云!”

    張天宇不由一愣,他萬萬沒想到昆侖山當真有姜少云的畫像,而且這張畫像居然在還在詩云的師父曉月仙子手中,一時間,張天宇對這個曉月仙子的身份好奇至極,隨即追問道:“你知道你師父曉月仙子的來歷嗎?”

    詩云搖搖頭道:“不知道,不過聽說師尊已經在昆侖修行了將近一千年了。”

    “哦……”張天宇下意識點點頭,一千年前的話,她和姜少云的確是同一個時期的人,二人的確有可能認識,而且還可能關系非淺,否則怎么可能拿著他的畫像掛了千年。

    要知道詩云也不過才不到二十歲,但是想到這里,張天宇突然生起了一絲擔憂——現在夫易已經在晨露和朱雀之間焦頭爛額了,如果再出來一個前世的戀人,那畫面,簡直……

    想到此處,張天宇忍不住打了個冷顫,詩云看到張天宇的異狀,連忙關切道:“怎么了,你不舒服?”

    “沒有……”

    正說話時,李凌峰的聲音從鼎口飄來:“你們兩個偷偷呆在鼎里干什么呢?”

    聲音中滿是調侃之意,雖然還不太懂男女之事,但是詩云頓時感覺臉上一陣滾燙,連忙對張天宇道:“我們快出去吧,要不大家又要亂說了。”

    張天宇笑了笑道:“好。”

    二人隨即鉆出鼎外,看到眾人看向他們二人的眼神滿是戲謔之意,詩云頓時羞得無地自容,一張俏臉在火光的映射下顯得更加艷紅。

    看到詩云這般姿態,雖然有心調侃,但是眼下處于絕境之中,再加上詩云畢竟是兒女家,面皮薄,所以眾人也沒有再說什么。

    “啊!”就在這時,眾人突然聽到李靖慘叫一聲,連忙轉頭望去,這才發現,李靖一只右手此刻正觸摸在寒冰之上,他的右手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冰封,并且直接向小臂蔓延。

    眾人頓時驚駭無比,不知道該如何是好,要知道這寒冰可是被夫易和朱雀二人合擊半個時辰,也僅僅只是燒出丁點大的缺口。

    不過就在眾人驚慌失措之際,那寒冰卻于李靖肘部止住了蔓延之勢。

    “怎么回事?”詩云不覺有些意外,下意識驚呼道。

    就在這時,原來在這赤焰的遮蓋下他們并沒有發現,此時被李靖這么一手,晨露終于看清究竟發生了什么,原來火焰與寒冰之間有一段空間,這段空間中沒有寒冰,同樣也沒有烈火,李靖手臂被冰封的地方,正好是火焰的最外圍。

    晨露看出這絲端倪之后,隨即說了出來。

    眾人原本以為這火光只是假象,因為他們身處其中根本感受不到一絲灼熱,甚至連一絲溫暖的感覺都沒有,但是直到李靖將手控出去后,他們才明白,這不足三尺的火焰,其品階居然與那寒冰在一個境界,絕對在夫易和朱雀的合擊之上。

    “先把李靖救出來再說。”夫易低喝一聲,隨手喚出梧桐木劍。

    晨露連忙阻攔道:“你這樣會毀掉他一只右手。”

    李靖峰雖然也提起噬血霸王戟,但是卻是猶豫不絕,下不了手。

    張天宇嘆息一聲道:“這樣也不是辦法啊,如果他的手一直在被冰封,一旦受到寒氣侵襲,別說只是他一只右手,就連性命都保不住了。”

    “那就……”晨露有些遲疑,不知當講不當講。

    倒是張天宇冷靜果斷,直接對李靖道:“李靖道友,還是你自己做決定吧。”

    此時李靖苦不堪言,雖然神農鼎之火阻絕了寒冰的蔓延,但是他明顯感覺到有一股強大的寒冰之氣從掌心侵入,此時已順著經脈游走全身,此時他的身體已經完全不由控制,別說說話,就連眨一眨眼睛他都做不到。

    于是只能焦急的看著眾人,心中不斷祈求眾人趕快下決定,不要再推來推去,如果能解除這份痛苦,即便是斬掉他這只手臂又有何妨?

    好在張天宇將這個問題推回李靖之時,眾人終于將注意力轉移到了他這邊。

    這一看不要緊,眾人頓時嚇了一跳,只見李靖此時臉色煞白,嘴唇發紫,最可怕的是,他的臉似乎凝固,一動不動看著眾人,眼睛都不眨一下。

    晨露連忙試探性的問道:“李靖?”

    但是李靖依然站在那里一動不動,沒有回話。

    張天宇頓時大驚失色,驚呼一聲道:“不好,他已經被寒毒侵體!”

    話音未落,夫易手掐御劍訣,梧桐木劍當即迸發出三寸赤焰,化成一柄烈火之劍著劃出一道火往李靖右手和寒冰接觸的地方斬去。

    “轟!”

    劍落之時,一聲巨大的聲響隨之響起,緊接著梧桐木劍倒飛而回,夫易連忙捏一收劍訣,這才將倒飛的劍勢穩住,木劍懸于半空,眾人不由驚呼一聲,只見上半截劍上火光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層寒冰,不過那層寒冰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的溶化。

    “是神農鼎之火!”張天宇看著疾速溶化的寒冰,恍然大悟道。

    經張天宇這么一聲提醒,眾人終于反應過來,這神農鼎之火的確厲害無比,只是因為它不傷人,故而讓眾人誤以為只是虛象罷了,如今終于確定,若非神農鼎之火阻隔寒氣,他們早已被這寒氣封印。

    “怎么辦!”李靖峰知道朱雀神劍的來歷,自然知道其不俗之處,如今連它都不能將寒冰斬開,那么他的噬血霸王戟就更不可能。

    一眾人瞬間沉默下來,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李靖更是心急如焚,恨不得大聲吼出來:斬了我這只手臂不就好了?

    不知道是不是聽到了李靖的心聲,就在這時,張天宇面色凝重道:“看來只能斬去李靖的右手,才能保他一命。”

    夫易卻是直接否定道:“不行,衛前輩曾經說過,人生而道體,與天地大道對應,四肢對應天地四方,若斷其一臂,便是毀去他的道體,日后對他的修行必有損傷。”

    聽到張天宇之言時,李靖頓時大喜,但是夫易這么一說,李靖再次心沉深淵,恨不得大喊一聲:命都沒了還講什么修行!

    可惜他喊不出來,只能將希望寄托于張天宇身上。

    好在,張天宇仿若真的能聽到他的心聲一般,嘆息一聲道:“人之道體于修行的確息息相關,但若是因為不忍舍其一臂,他便會死在這里,與此相比,卻是因小失大了。”

    “哎……”夫易其實又何嘗不明白這個道理,只是于心不忍罷了,聽到張天宇這么說,只能長長嘆了口氣,但是讓他揮劍斬李靖之手臂,他還是下不得手。

    看到眾人面露遲疑,面對這種事情時,張天宇雖是眾人中年紀最小的,反倒是他們之間最為冷靜果斷的,只聽他嘆息一聲道:“還是我來吧!”

    說著從法寶囊(乾坤戒做為訂情信物,已經和詩云交換,此處沒有材料,所以沒有重新煉制)中喚出七星寶劍,隨后手捏御劍訣,七星寶劍隨即化成一道銀光,直接向李靖的手臂斬去。

    “等等!”就在七星寶劍離李靖手臂只有不到一尺距離時,夫易突然大喝一聲,直接以朱雀神劍將七星寶劍攔下,崩起無數火花。

    李靖看在眼中,想死的心都有了,他一直覺得夫易也是一個殺伐果斷的人,沒想到值此關鍵時刻居然這般婆婆媽媽,此時他的血氣在寒氣的侵襲之下已經幾乎停滯,若再耽擱幾分鐘,恐怕就算是斬去其右臂,也是無力回天了,想到此處,李靖心如死灰。

    張天宇看著夫易不由有些疑惑,別說是李靖,就連他也覺得意外,夫易心性耿直,在大事大非前面從不含糊,也算是難得的殺伐果斷之人,今日居然如此婆婆媽媽,難道還有別的辦法?

    張天宇正待尋問,卻見夫易右手輕撫七星劍劍鋒,七星劍乃是世間少有的神兵利器,論其鋒利程度猶在朱雀神劍之上,夫易之手剛剛劃過,便看到手上多了一道血痕,熱血隨即緩緩流出。

    夫易的行為讓眾人大惑不解,晨露和朱雀二女更是心疼的要死,連忙想要阻止。

    卻看到夫易隨手一甩,將血液揮灑在神農鼎上。

    “轟!”

    只聽一聲巨大無比的悶響隨之傳來,眾人被這一聲炸地頭暈眼花,待眾人回過神來之時不由瞪大雙眼,驚駭無比地看著李靖,只見他此時完好無缺的站在那里,右手上的寒冰已經消失不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炎帝訣,炎帝訣最新章節,炎帝訣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开奖福建22选5 正规彩票十大网站排名 新疆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青海福彩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云南快乐10分前三组开奖结果 股票实时交易系统 股票分析师靠什么赚钱 体彩排列5和值走势图 新疆11选5开奖直播 四川金7乐玩法介绍 第三方理财平台 好彩1对应生肖 上海11选5网址 腾讯分分彩6码选号技巧 基金投资理财平台 福彩排列7开奖时间 p2p理财平台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