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帝訣 第六十九章 圣天老祖VS妖皇

小說:炎帝訣 作者:踏星追月 更新時間:2018-12-17 23:50:55 源網站:快眼看書
    “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本尊只是遣你做個小任務就激動的胡言亂語,日后如何能成大器?”儒生雖言語之中有盡是責怪,但是面色卻未顯一絲怒容,想來定然是恨鐵不成鋼,完全鞭策之舉。

    玄天尊自然知道,不由嘿嘿一笑,全然如個孩子一般。

    黃衫女子看到后捂嘴一笑道:“你這孩子……他現在恢復的怎么樣了?”

    玄天尊連忙回道:“他呀,再有一個月便能化形,到時候他就能好好伺候姑姑了。”

    “好了,家常容后再聊,此來本尊有要事交予你辦,此事關系到日后抗魔大業,切莫出錯。”儒生一本正經道。

    “是,尊上盡管吩咐便是。”玄天尊同樣收起笑臉,殺氣騰騰道。

    儒生仰天長嘆道:“圣天老祖以私欲召喚雍和,倘若雍和出世,非但久安城不保,稍有不慎,整個天下都將血流成河,這絕非本尊所愿,所以本尊要親臨圣天宮,親自出手將其鎮壓,但還有一事同樣關乎日后抗魔大業不容有失,所以這件事便交由你來辦。”

    “尊上請放心,就算是拼了命,屬下也一定會完成任務。”玄天尊回道。

    儒生笑了笑道:“完成任務便是,不要談什么生死,如今你雖是本尊入室弟子,卻不要忘了你的身份,本尊百年之后,還需你接任大統,記住了嗎?”

    “是!”玄天尊回道。

    隨后,儒生詳細將事態告之玄天尊之后,便與玄天尊兵分兩路,玄天尊直往久安城,而儒生卻化成一道殘影不見了蹤影,只留下黃衫女子目送二人,可惜如今她修為盡失,否則此事定然是她親往,何需玄天尊這位內定下代妖皇冒險。

    此時,破舊的大殿中六芒星陣的光芒直沖九霄,陣中嘶吼之聲連連,一只黃色毛皮紅嘴的猿猴正在不斷的錘擊著地面,堅硬無比且有禁制加持的地面,幾下便被其錘成粉末!

    當真不愧是駭人聽聞的兇獸,未全現真身便如此威力,倘若當真讓其現世,必然兇殺成性,人間界必然血流成河。

    眼見召喚儀式即將完畢,雍和之身越來越凝實之時,一道紫色遁光破空而來,停于大殿之外。

    遁光散去,赫然化成紫衣儒生,看著眼前破舊的大殿,笑道:“圣天兄,別來無恙啊……”

    儒生一邊說一邊向大殿內走來,虛影對于眼前這人雖然算不上熟悉,卻也知道其身份,于是冷笑一聲道:“你來本座這里作甚?”

    儒生笑道:“圣天兄調皮,居然召喚雍和這等兇物,本尊不得不親來,奉勸圣天兄放棄召喚儀式,也好還天下一個太平。”

    儒生口中雖然客氣,但是手下卻未作停留,只是眼光略掃儀式進度,便知道此時已完成了十之八九,再有最多一刻鐘的時間,雍和必然降世,到時候想要阻止的話,沒有三位以上相當于金仙境修為的大能,絕對不可能鎮壓此等兇獸。

    “你多管閑事了吧!”虛影惱羞成怒,但是卻未對儒生做出攻擊,想來此時定然是分身乏術。

    但是儒生卻沒有給他機會,大笑一聲道:“這天下事,還有本尊管不得的嗎?”

    說罷,妖法已準備完畢,隨后右手一指九天大喝一聲道:“承九天應元雷聲普化天尊之令鎮壓諸邪,赦!”

    話音剛落,原本碧空如洗的蒼穹瞬間烏云密布,隨后一道如車輪粗細的金色閃電便如龍蛇一般,向大殿中的六芒星陣辟了下來,其威力較夫易渡劫之時的天雷有過之而無不及。

    “豎子,爾敢!”虛影當即大怒,連忙驅動真元,從腦后飛出一保真炁大手,將金色龍蛇一把抓住,原本狂亂飛舞的金色閃電被其抓在手中之后,居然不得寸進,隨后被其一甩,便轟到了幾里之外的山頭之上,山頭被這一擊雷辟之下當即石破山崩,好不壯觀。

    儒生似乎也知道,若是如此簡單一擊便將其鎮壓,那么圣天老祖當真是名不副實了,要知道這位當年可是金仙境初期的大能,離觸碰法則也只差一步之遙,雖然如今身體已損修為大將,但是境界還在,依然是一個不可輕視的大敵。

    儒生冷笑一聲道:“倒是有些手段。”

    說罷右手連指,十數道金龍嘶吼這聲連連,瘋狂的沖向六芒星陣。

    “小兒,欺我太甚!”虛影大吼一聲,那真炁大手霍然漲大十倍有余,對著空中的金龍一掏,便又被其抓在手中拋向遠處。

    虛影大怒道:“小妖,你不過區區雷劫境的修為,如今也不過是趁人之危罷了,今日你若壞本座大事,本座定舉圣天全教之力追殺你至天涯海角,即便是青丘山的護山大陣也護不得你周全!”

    虛影之言盡顯恐嚇之意,可惜若是儒生怕了,又豈會前來?

    儒生當即笑道:“老東西,你也不過是虛張聲勢罷了,若被你得太陽之體恢復金仙境或是更上一層樓觸碰法則的話,本尊的確要懼你三分,但是如今你不過是殘缺之體,今日將你鎮壓于此,就算日后你沖破封印逃出之時,本尊也必然沖破玄門境達天妖,何懼你之恐嚇?”

    說罷,右手繼續指天,天雷接連辟下,同時左手掐一仙訣,將體內精、氣、神三元合一,從眼、鼻、口中噴出熊熊烈火,烈火一瞬間便將六芒星陣籠罩,隨后便聽到雍和痛苦的嘶號。

    “妖孽!本座定將你抽筋扒骨,方能泄心中之恨!”

    此時圣天老祖全力應對天雷,萬萬沒想到這只當年并沒有放在眼里的小妖居然雷火齊出,無奈之下,只得將真炁大手反手成爪,將六芒星陣罩定,以護雍和之性命。

    這般斗法已損去三分之二,六芒星陣最多還有五分鐘便可完成,圣天老祖拼盡全力護持。

    儒生面色雖然不變,但是心中已有些著急,畢竟他現在的修為落了老妖怪一個境界,如今老妖怪雖然是殘缺之體,但是金仙境的境界依然像一道鴻溝一樣豎在他面前,還在當下召喚法陣占了其一多半心神,方才有一戰之力。

    儒生不敢再說話,一心二用之下,全力發動九天神雷和三昧真火,以最大的程度煉化圣天老祖這只性命交修的真炁大手。

    眼見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那真炁大手雖然在雷火齊攻之下變得虛幻無比,幾乎都不成形,但是召喚陣也即將成功開啟。

    儒生不由大急,強行催動一滴心頭血,他要用一甲子的陽壽強行鎮壓雍和。

    在這一滴心頭血的加持這定,九天神雷與三昧真火同時閃現著妖異的血光,如此強攻之下,真炁大手終于再也經受不住,直接消散于天地之間。

    隨著雍和一聲巨吼,天地黯然失色,無數鬼哭狼號之聲伴隨著狂暴的陰風傳來。

    “失敗了!”儒生看到此情此景大驚失色,連忙以遁術后退到大殿之外,以觀后變。

    “哈哈哈哈哈!人算不如天算,小子,去死吧!”隨著圣天老祖一聲大笑,一個十數丈的身影猛然出現在這片黯淡的天地之間,整個圣天大殿應聲而塌。

    儒生此時心寒至極,沒想到拼了一甲子的壽元,還是未能將雍和鎮壓,眼看著一道道神雷辟下如泥牛入海,不由有些心灰意冷。

    但就在這時,天空突然一亮,一道赤色遁光破空而來,光芒可與日月爭輝,而且此遁光之色純正無比,與儒生催動心頭血后的妖異血紅之色完全不同。

    劍遁撕破長空,直到雍和頭頂之時,隨著九天之上降下那最后一道神雷合二為一,赤金兩道光芒交織在一起,直接以威天滅地之姿從雍和頭頂貫穿直下。

    “不!……”

    圣天老祖一聽響徹天地的悲憤哀號,并不能阻止眼下這件他完全不想看到的事情發生。

    劍光與天雷劃過,十丈高的黑影瞬間便四分五裂,而后從黑影中飛出一道虛影拖著長長的血光遁走。

    這道虛影自然是圣天老祖的本體,可惜儒生想要追殺之時,那虛影早已逃出視線,血遁之術獨步天下,畢竟是以一甲子的功力為代價,尤其是圣天老祖如今沒有軀體,行的是鬼修之術,雖然不知道他如何驅動血遁之術,但是想必代價絕對巨大無比。

    遁光散去,化成一柄燃燒著三尺火焰,造型古樸的赤色劍身懸于半空之中。

    儒生看著這柄赤劍,猛然想起這柄赤劍當然與魔尊交戰之時的情景,連忙躬身作輯道:“衛子夜見過玄清上人。”

    話音剛落,赤劍之中居然傳來一聲內息渾厚的聲道:“道友貴為妖皇,貧道不敢托大,你我當以平輩論交。”

    妖皇衛子夜笑了笑道:“當年上人手持帝劍戰魔尊之姿歷歷在目,晚輩直至今時想起依然熱血沸騰,前輩實乃吾輩之楷模,怎敢同輩論交。”

    “道友乃是太古神將白澤之后,如今又為妖皇,身份貴不可言,今日更是為天下蒼生不惜耗損一甲子壽元,妖族能有道友這般神人,為大興之兆,此乃老夫煉制粗劣丹藥一枚,若是道友不嫌棄的話,還望收下。”

    說罷,炎帝劍中閃過一道金光,妖皇衛子夜連忙接其接在手中,仔細一看,居然是昆侖獨家秘制的“九轉玄天丹”!

    “這……太貴重了……”

    “不妨,天材地寶本為天下人所有,今日道友為天下蒼生損耗壽元,理應所得,望日后道友有空移步昆侖,老夫必當親自為道友接風洗塵,共商抗魔大業!”

    天下玄門魁首相邀,而且還是自己敬仰之人,衛子夜當即抱拳道:“待吾將手中之事了卻之時,多則一年,少則半載,必定拜訪昆侖。”

    “好!一言為定!”

    隨后,赤色再次化成一道赤色劍光,劃破天際,往昆侖山方向而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炎帝訣,炎帝訣最新章節,炎帝訣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开奖福建22选5 中国体育彩票竞彩网 同花顺模拟炒股实验报告 河南快三在哪里购买 旺彩双色球恢复原版 哪些是蓝筹股 二分时时彩是不是真的 07年免费股票分析软件 腾讯分分彩一码不定位 山西11选五遗漏一定牛 手机上用真钱玩麻将违法吗 福建11选五5走势图一定牛 海南飞鱼彩票最新版下载 河南11选五今日走势图 2020海南环岛赛 山东11选5 五连号遗漏 齐发国际手机登录